《聖經》男人系列 - 基甸

「英雄造時勢,時勢造英雄」

簡祺亮

 

基甸的評價

有人批評他是一個膽怯的領袖,畏首畏尾;有人批評他信心不足,試探神的信實;有人讚賞他勇敢可嘉,能當機立斷,以寡敵眾,拯救以色列民出危難;有人讚賞他不戀棧權力,雖王袍加身亦不動心;有人指責他擁神自居,引誘百姓陷拜偶像的大罪,禍延後代。新約作者對基甸的信心有正面的評價,在《希伯來書》信心名人錄上他榜上有名。

 

活著!

活著」本身就是挑戰,就是戰場、就是磨練、就是勇氣。身處生存危機之中、內憂外患之際、性命危在旦夕之時,一個有少許理想的人、有少許力量的人、還有少許盼望的人,可以如何活著呢?以色列人呼求,為自己、為親人、為國家、為民族向耶和華呼求。《聖經》記載當耶和華的使者到訪基甸時,他正在酒醡那裡打麥子。他以酒醡當城堡,以僅存的糧食為生。他還是這樣的活著:有智謀、有勇氣、有生命力。難怪耶和華的使者稱呼他為大能的勇士。基甸可算是我們男人們的典範。

 

一個充滿怨氣的「勇士

本來不談也罷,但耶和華使者的出現,再一次挑起傷痛、在傷口上灑鹽,基甸內心的憤怒、怨恨就如江河崩坍,一瀉千里,一發不可收拾。「勇士?」如我真是一個勇士,就不需要偷偷摸摸的躲在酒醡那裡打麥子,就應該轟轟烈烈的與敵人拼個你死我活,不應貪生怕死只求活著。「耶和華與我同在?」不要再說教、不要再說風涼話。如神真的幫助我們,為何我們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如神真的與我同在的話,為何我的家庭、事業、健康、感情生活會落得如斯下場?更甚者,如神真的是奇妙者,為何會捨我們而去?神可能只是一個歷史記錄、一個美麗回憶、一個自我安慰的夢境。這個可能不單是基甸的困惑,亦是很多信徒的困惑。神在哪?為何當我們身在苦難憂憤中時,總是找不到神,神好像放了假,神好像放棄了我們。我們好像被神遺忘了?

 

我要證據

基甸對神的邀請很疑惑,肯定是神揀錯人,因為他自覺沒有資格。所以基甸要證據,要有十足十的把握才肯回應。基甸的要求合理嗎?基甸要求印證合乎《聖經》原則嗎?基甸兩次的「羊毛測試」要求是否對神不信任,怕祂口講無憑?神不單沒有批評和斥責基甸,反之言聽計從,按他的請求一一回應。《聖經》作者還引用了《創世記》第一章六日創造天地時,講了六次的「事就這樣成了」來描述神回應「羊毛測試」的心意。基甸要求兩次的印證,但神絕不吝嗇,額外給他兩個更高層次的證據:餂水的印證和大麥餅的印證。神對基甸的軟弱、疑惑和憂懼很忍耐,給予他足夠的信息和保證,讓他確信神的信實、神的奇妙和神的力量。神將一個對信仰失去信心的人挽回過來,從新建立他的屬靈生命、和挑旺他的生命力。

 

300人對135,000

基甸會否覺得替神打仗真不容易。人強馬壯是上算,「唔打得都要睇得」,但神反人之道而行,談笑用兵,由我方22,000人減至300人,實力與敵人135,000懸殊得令人心寒,難怪神要先將勝利之結果向基甸作預告,否則誰還會有膽量上陣抗敵?神用敵人的夢來平靜基甸的不安和恐懼、來壯大他的心,因為當他知道原來敵人比自己更懼怕時,因為當他看見勝券在握時,基甸就再沒有後顧之憂。基甸開始明白神自己的工作是不需依賴人的道理;基甸明白「弱者的強勢」的道理,在神裡面弱者絕對可以變強的神蹟;基甸更加明白《聖經》一貫「置至於死地而後生」的真理,神置人於死地,讓他單靠神而後生。所以他敬拜神,歸榮耀給神。

 

誓不低頭的戰士

經過神的鍛鍊後,一個膽怯的領袖變成一個勇猛、誓不低頭的戰士。聽從神跟隨神就是成功的秘訣,但這個功課不容易學!讓《歌林多後書》十二章九至十節成為我們的勉勵:「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

 

王袍加身

大勝過後,百姓視基甸為救世主,希望他和他的兒子能成為他們永遠的保護者。其實百姓何止要求基甸管理他們這麼簡單?管理這字原文有統治、掌權和作王之意,百姓希望基甸成為他們的王,為他們爭戰取勝。基甸對百姓的讚賞和擁立毫不動容,基甸明白這個要求超越他的身份,因為只有神才能統治人、掌控人,他不能取代神的地位,坐在神的座位上,超越神自己。基甸給予他們一個極正確、正統和非常屬靈的答案:不是我,是神,神才能拯救。他將能力、榮耀指向神,不指向自己和任何人。基甸拒絕王袍加身,成功地防止以色列人誤信是基甸和那區區三百人可以打敗數以百倍的敵人。基甸有王者的氣魄,不希罕、不追求、不戀棧權位勢力成王成帝;基甸有勇者的美德,不狐假虎威,不挾天子以令諸侯。他成功擊退了自高自大,自命不凡的引誘。

 

基甸的金以弗得與摩西的銅蛇

基甸要求百姓從敵人所奪共重一千七百舍客勒 (40-70)的金耳環、金鍊子給他,並將金子製造了一個以弗得、設立在本城俄弗拉。後來以色列人拜那以弗得行了邪淫,這就作了基甸和他全家的網羅。《聖經》作者毫無保留的對基甸的作為下了一個結論:基甸所造和所設立的金以弗成為以色列的偶像,使他們離棄神。但這與基甸何干?是以色列人選擇敬拜以弗而不敬拜耶和華,罪應歸那些敬拜者,為何基甸與家人也被牽連?《民數記》記載摩西依神的吩咐製造銅蛇,凡被蛇咬的、一望這銅蛇、就活了。但《列王記下》記載希西家打碎摩西所造的銅蛇,因為以色列人以它為偶像,向銅蛇燒香。與基甸相比,難道摩西,甚至神要為以色列人的邪淫負上責任嗎?

 

從一個偶像到另一個偶像:動機與後果

動機:自擁神權  基甸有錯嗎?有罪嗎?是蓄意的或只是無心之失?是否希望「人死留名,豹死留皮」?雖難下結論,但從他的部署也可見端倪。從動機看,基甸可能還未滿足於現況。雖生理上、安全上和社交的需求上已充分的滿足,但在尊重和自我實現的需求上還有增進的渴慕。基甸根本沒有資格、職權、身份去製造和擁有一件以弗得。以弗得不應該是用金造的,亦不應該安放在一個平民百姓家,由普通百姓去管理。基甸本質上違反和改變了神在《出埃及記》對摩西、亞倫和全以色列會眾在製作、功能和管理上的指示。基甸是為己、為人、或是為神?可能他自己也搞不清。基甸推卻王權,但自擁神權,神權可以凌駕一切的權力。他不選擇作王,但可能自選作太上王!他拆毀了巴力的壇,但建造了以弗得的「廟」。哀哉基甸!

 

後果:偶像代替了神  從後果看,製造和設立金以弗得是一個嚴重的宗教神學的錯誤。它使百姓對神產生錯誤理解,形象化了神、偶像化了神、神化了偶像,最終以偶像當神,轉移了百姓敬拜的對象。基甸起初可能沒有意識到其嚴重性和災難性,他可能也沒有當以弗得為偶像聖物般敬拜。但他實在是誤導百姓,設下陷阱,導人迷信,引導他們進入歧途,膜拜偶像。這也是正正為何神嚴嚴的吩咐人,不可用任何形象去表達和代表神的原因。一子錯滿盤皆落索,一失足成千古恨,這就成了基甸、他全家及眾百姓的網羅。

 

非常成功就是危機

為何一個大能勇士落得如斯收場?為何成功人士往往晚節不保?因為「成功是一個挑戰,非常成功是一個危機!」基甸絕對是一個非常成功人物,時勢的英雄。古人陸機有云:「庸才可以濟聖賢之功,斗筲可以定烈士之業,故曰:才不半古而功已倍之,蓋得之於時勢也」。基甸「建功之路」輝煌,功蓋天下,但「立德之基」還差標準很遠。他的婚姻觀、家庭觀和宗教觀最終使他的家庭、家族和國家陷於萬劫不復的境況。雖然基甸不接受王袍加身,但他過著好像王帝般的生活。他有很多的妻子,還起碼有一個「外遇」,一個外邦女子,就是住在示劍的妾。住在示劍妾所生的兒子亞比米勒的名字也反映他的皇帝心態,亞比米勒的意思就是「我父親是王」。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從一個窮困小子,只能僅僅「活著」的農夫,成為勇猛的戰士,及後「發跡」到一個被百姓擁立為王的人,他的心路歷程一定不簡單。但亦可能當人信以為剛強的時候,就不覺需要神的恩典,這就成為他們的軟弱,這就成為他,甚至眾人的網羅。一個領袖的行為、操守、典範和靈性實影響深遠!

「小心、小心!」各位非常成功的男人。

 

 

有興趣參與「Awaken Souls甦靈男人事工」活動,可瀏覽Awaken Souls網址: www.awakensouls.org或聯絡我們:電郵:info@awakensouls.org